回家過年

農曆年三十,再一次回到家鄉—臨朐九山。

故鄉之路年年回,每年此時此刻,都是這樣急切地想見到久別的故鄉。這裏的山川,這裏的河流,這裏的村莊,這裏的鄉親…..魂牽夢繞着我的情感。

正月初一,在家鄉熟悉的爆竹聲中,拜過父母,拜過族親,又像往年一樣去登山。

和兄弟﹑孩子們一行,沿着彎彎的山間小道上攀。依然是這般熟悉的山路,依然是這般熟悉的風景,依然是這般熟悉的清涼山風。

臨近春節時,許多人建議我到國外去過年。一來可以放鬆一下,二來可以增長一些見識。創業十年來,我每天都在努力工作。從沒有帶妻兒出去旅行過,更談不上到國外去過年。每每想到這些,我內心還是有些內疚。然而,我卻未曾動心過。因爲,在我的內心,答案很明確,與其帶妻兒出去過年,不如回老家陪父母過年;與其出去增加一下見識,不如回到家鄉,尋找讓我奮鬥不止的原動力。

或許因爲我是一個農村長大的孩子,或許因爲父母對我的影響太深。我只有回到家鄉,回到父母的身邊,回到大山的懷抱,內心纔是安穩的,平靜的,纔是遊子歸鄉的那種實落的幸福。現在城市無論是物質生活還是文化生活都比農村“富足”多了,但卻遠沒有了兒時農村生活的幸福和快樂,那是永遠留在心頭的一種自然的幸福。

沿着崎嶇的山路前行,一片冬景之中,依稀有幾棵樹木。現在的家鄉也遠非當年了,變了,一切都變了。不見了當年 “家家桃花紅,戶戶柿子黃”的情景,不見了當年的桃紅梨白,不見了兒時的夥伴。一切恍如夢中,一聲噓唏,幾聲嘆息。

刻骨的鄉愁,濃濃的思念,回憶的點點滴滴,不禁感慨萬千。曾經的年少歲月,曾經的純真無暇,一去不復返了。我那貧窮而快樂的童年——下河摸魚蝦,上樹掏鳥蛋,晚間捉迷藏,菜園嘗瓜果,結伴打柴草,流汗在田間,眨眼韶華逝,滄海變桑田。一切都變了。

登上高高的山頂,清涼的山風吹拂着,我再一次盡情感受這沁入心脾的氣息。每一年,每一次,這山風的氣息是如此的熟悉,曾經陪伴着我的生命成長,曾經編織着我的童年故事,串聯着我與家鄉的情牽魂繞。久久地望着大山,不禁心潮起伏。在薄薄的霧靄中,大山綿延伸向遠處。

當局者迷,旁觀着清,無關生智,局外生慧。我曾經無數次讚美家鄉的山、家鄉的水和我的鄉親。其實,客觀地看,我的家鄉並不富美,山上的土質不肥沃,植被也不茂盛,更沒有什麼名勝古蹟和旅遊景點。唯一讓我自豪的就是家鄉的水了,這裏是濰坊的母親河——彌河的發源地。彌河九曲十八彎,經青州、壽光,流入渤海灣。就這麼一方水土,我真的看不出他有什麼條件讓家鄉父老儘快過上富裕美好的生活。幾十年來,我一直說家鄉美,則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家鄉情結,是遊子對家鄉的依戀,是大山的兒子對於大山不能扯斷的血脈情牽。

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我的家鄉曾經是方圓數十里最爲富裕的村莊。改革開放初期,也曾率先走富裕之路,成爲臨朐有名的客運、貨運之鄉,成爲了當地的經濟文化中心。然而八十年代後期卻落伍了。

依然是這方水土,依然是勤勞和善良的鄉親,依然是彌河水北流……這是爲什麼?

眺望遠處,彌河蜿蜒而過,我的心中映出九山村的影子,思緒再一次去追朔遠古的蹤跡,在山水懷抱當中,九山村已經生生不息地度過了數百年,我的家族也是經過一番長途跋涉,來到這裏,並選擇了這方水土,在這裏延續生長了幾百年,一個不足兩千人的山村有四十多個姓氏,到底是什麼樣的基因讓這裏的一方鄉親生生不息。

凝望遠處,我想,也許是勤勞﹑堅韌﹑善良﹑忠孝﹑上進﹑寬厚﹑不屈……如這蒼茫的大山,我的鄉親在貧瘠的土地上,依靠勤勞的雙手播種希望,莊稼不收年年種,這生長在骨髓中,流淌在血液裏的勤勞與不屈,滋養了這裏的土地和民風。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山民吧。山就是民,民就是山。年年歲歲,在勤勞與不屈中用心胸溫暖着那一絲期盼,讓期盼延續着生命的活力。

想到這裏,我不禁一陣激動。我親愛的家鄉,雖然這些年縱向比,你暫時落後了,這是因爲位置的偏遠和資源的匱乏。但我依然爲你自豪,你以質樸厚實的風俗,哺育了一代代優秀的兒女,不管走到那裏,我都將牢記你的教誨,將你的優秀品質傳遞下去。

清涼的風吹過層層山巒,吹拂着心胸,我如磐石一樣站立山頂,久久凝視着遠處,羣山薄霧之中,大山彷彿慢慢動起來,一瞬間雲飛山動,排浪滾滾……我的眼睛溼潤了。我知道,這是一種幻覺,一瞬間我明白了,這就是我家鄉的山,雖然它在這寂靜的寒冬沉默着,但它的心是熾熱的,它正孕育着甦醒的力量。我潸然淚下。

我相信,有這裏的大山,有這裏的鄉親,我的家鄉有一天還會振興起來。她的勤勞,勇敢,善良,堅韌……都將化爲崛起的力量。

青山在,人未老,雄心起,壯志漫山崗!

沿山路而下,有人感覺到我彷彿是“心不在焉”,其實,我還沉浸在思索中。我想,家鄉的振興需要一個契機,同樣,走過十年曆程的恆信,也需要一個契機,這個契機就是我們要找到讓它生生不息的基因。

企業是什麼?怎樣才能走得更遠?我曾經說:企業是一個造福人的組織,企業是社會的。當一個企業的目的是造福社會時,我們要運用社會的力量來經營它。中國企業平均只有三至五年的生命,而一個村莊卻可以生存數百年,爲什麼?這是因爲一個村莊在數百年的繁衍中承接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基因,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並與時代結合,形成了自己的民風。我們是否可以從中悟出什麼?我想,恆信在成長壯大的過程中,一定要有與時俱進、充滿正能量的企業文化。

爲了恆信強大的夢想,我們需要走的路還很遠,在這條路上,要不斷尋找那些主導企業長青的基因。首先,要付出不亞於任何人的努力,每一步都全力以赴,成功無捷徑,努力纔是通往成功的光明大道。其次企業要走創新發展之路,創新機制,創新管理,創新分配形式等等,讓那些衰老細胞死去的同時生長出鮮活的細胞,保持生命的成長與旺盛。我們還要擁有勤奮,善良,感恩,奉獻,拼搏等這些優秀的基因。恆信要隨着時代一起發展,要與時俱進,不斷超越,這纔是企業最大的力量。

正如生命存活的根本源於基因一樣,企業的基因就是文化。文化是企業生命的原動力,擁有文化,企業才能生生不息。

去年,我提出了恆信的“強勢”文化,這就是超強的行動力,超強的學習力,超強的見識力,超強的決策力,超強的創新力。在恆信的事業面前,擁有一顆謙卑的心、偉大的心靈。恆信在十年發展中孕育了強大的企業文化,包括:專業敬業,感恩奉獻,肩負責任,永不放棄,以及勤奮,堅韌,善良,誠信等等,這些最爲優秀的基因,是恆信人在風雨兼程中得到的最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今天,每一個恆信人都肩負着傳承企業文化的責任。只要我們堅持強勢的企業文化,承接恆信優秀的基因,我們就一定會成爲中華民族最優秀的企業,成爲百年恆信。恆信的成長,要依靠每個人的力量,如果說,每個員工都是一個細胞的話,這個細胞一定要充滿活力。每一個人都要擁有恆信的夢想,擁有恆信的精神,每一個人都要擁有自我成長的能力。

正月初二的早晨,我回到了辦公室,我的心頭抑制不住對恆信新一年發展的渴望。

今天,我又要把行囊背在肩上,開始一程天高水長的遠航。路很遠,我們要做的事還很多……

實現恆信強大的夢想,真的是任重而道遠,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!我們要勤奮,我們要執着,我們要懷揣恆信的夢想,我們要將恆信優秀的基因融入骨髓,流淌在血液中,用生命的力量,建設強大恆信。

我們手拉手,就是奔騰的大海,我們肩並肩,就是巍峨的高山。走向強大的恆信勢不可擋。

正如新一天噴薄而出的太陽,一個冉冉升起的恆信正在走向未來。